女朋友是世界第一可爱美少女、斑马小姐@线之君




“如鲸向海?”

“如鸟投林。”

“不可避免…”

“退无可退!”




上次阿靖和我聊天、说茶仔你粉丝这么少就是因为你混的都是冷坑冷cp你知道吗,你大可以靠你的才华去萌个热度高的作品然后一炮走红赚一堆粉丝,你看微博现在哪还有像你这样的、僵尸粉都算上了还不超过一百五十个粉?


说实话吧我没有那么强,大家也都知道的。世界上牛逼的太太很多、我不算什么。

阿靖说的现象我不是没遇见过、我的爱人们中有一位人气很高的国内的演员先生,我为他产了很多粮、最后导致的结果却不尽人意——我招来了很多蛀虫、他们吃光了你的苹果后开始谩骂你讥讽的嘲笑催促你、你就应该给我们种更多的苹果。我也曾经真心实意的爱过一对热度还好的cp、可辛辛苦苦的粮食却被万般挑刺,被人蔑视的一脚踩烂贬得一无是处。我心疼自己的苹果、我即使自己藏起来也不要别人只是因为它酸就把它拖出来刺穿分裂得尸横遍野。


我只是个在光影的峰尖漫无目的行走的人、不自量力又诡谲多变。靠着一点点的才华过着紧迫闲适的日子。偶尔让我停留的是什么——?是爱。我对一个人的爱、我对很多人的爱、我对自己原创角色的爱、我对圈子里所有我喜欢的人们的爱。我是个很滥情的人、无论对角色还是人,你可能多和我说一句话、我就会把你在我的心里捧得高高的无与伦比。

于是我的心底有很多高耸入云的爱丘、每一个山顶都坐着一个人。




但是如果我对一个人没有什么感觉——即使他热度再高、再多人说他们很喜欢他,或者作品——一部我觉得没有感觉但热度高的作品我是说死也不会产粮的。我只是个业余写手,我随心所欲开怀拥抱我的每个宝贝儿、我要什么粉丝?我的一百多个粉丝不是我的粉丝、都是我的小甜心小天使,不存在“太太”“大大”和“粉丝”的差别,你和我主动聊聊、你就是我的宝贝儿。我是个技艺不精的写手和画手、你的话语就是我的精神食粮,我愿意为了你的一个评论去披荆斩棘在这个冷坑里呆一辈子给你产一辈子的粮,只要你说句话。但这一切都基于我、决定权在我,我不是义务为你们产粮。



我以前很缺朋友的,一个蠢孩子不会被人们厌恶、但也绝不会被人们喜爱。有一段时间中我发现我好几天不和同学说一句话、我中午午休拿着一本书爬上最高的架子、女孩儿和男孩儿们在我身下的架子周围做游戏。我当时其实一直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人,无所谓他是谁、男生或者女生,我希望他来和我说一句话、然后我就突然间抱住他说,我爱你呀!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玩吗!



小学我的确干过这种事情,还不止一次——导致我班男生女生看我的眼神像是看痴女。可能数张夹带拼音的歪歪扭扭的三句话情书和乐高小兵、北海道巧克力还有红皮格林童话故事实在算不上他们心中的珍宝吧,可那是我最爱惜的东西。当然了、男生们害怕我、女孩子们挤兑我。


可我还是站着、我用拳头击倒了受人喜爱我却始终无法接受的班长、她让我参与她的游戏——要我当她和其他几个女生的小狗狗,在第一次我被女生带过去她提出这个要求时我狠狠的揍了她。我又用拳头击倒了一直说着“我是你最好朋友”的女孩、她是我心中的小太阳独一份,她是大家的小太阳可不爱照耀我。在她最后一次笑嘻嘻的说把蚂蚁扔到我头发里了、等着看我去找老师告状看笑话时我把她扭倒了。后来的日子里我学会了安分、原来人没有实际的朋友也能活,只是辛苦点罢了。





再后来我开始产粮。再再后来我认识了很多很好的人。





我为我爱的人们产粮、我为他们的羁绊而感动产出更多的粮、我向往他人美好的感情与情色——所以我喜欢的cp里几乎没有相爱相杀型、温暖或甜腻或默契,平淡却不失搞头。但平淡也意味着冷,再加上我喜欢的也都是一些比较刁钻的作品、甚至有在热圈里萌上极地cp的特性所以基本找不到小伙伴。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我爱他们或她们,这还不够吗?怀抱着这份爱我就可以为他们创造出一个世界一个宇宙、我要让他们以千百种方法相会又以亿万种方法相爱,描绘出他们的每一次亲吻——像是糖霜和晨露。我想让我爱的人们快快乐乐安安全全的、相爱相杀?对不起我觉得是对角色情感观的侮辱——有些可能可以萌、但有一些是真的不能萌,非要说他喜欢一个他恨到骨子里的人?我作为角色苏粉先扇你一巴掌、去您奶奶个腿儿的。








评论(3)
热度(1)

© 罐装金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