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蚜虫吃青草
锈吃铁
虚伪吃灵魂。"

“今年也刷刷无限池然后耍懒度过如何呀,奏者哟…、!”



…是only me限定的懒懒散散尼禄殿下!



((总算可以回到家疯狂换私服和用食玩搭场景拍照了

哎猝不及防就四百fo了!!!谢谢大家愿意看我天天在首页废话暴言(…

依旧是那句话,我的文笔和图技都还没有到赏心悦目的程度,就不开什么点梗lof啦,但是依旧感谢各位。

内含各种不健全描写的摸鱼

再买不到新板子我就要死了……

抛开各种个人癖好因素讲我真的很喜欢樋口…人善心甜又可爱,而且一想到樋口留在黑手党干着这份不适合(?)她的工作理由是芥川就很(。

尤其是这个嘴上说着不适合、平日里也快变成黑蜥蜴谐星担当的女人为了营救心爱前辈杀气四溢地拎着两坦手提机枪一个人杀进走私组织老巢的时候真的是,魅力爆棚……


普通的ol女子樋口一叶,因为恋爱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黑恶势力道路,自称不擅长(?)也没有异能力,但为了守护住这份恋爱可以用尽全力打倒所有拦在她追求之路上的其他恶党们,靠,哪来这么尊的一位美人啊

看多了狂吹各自上司的过激粉双黑条漫,就会想到他们唯一不会打起来的会晤可能是周末双休日会举办的那种“我的老板/社长为什么会这么可爱”酒会,宛如死宅聊天室……也许还会在节日前夕一起去给各自推担买礼物(顺便嘲讽一波对方的眼光品味((这才是双黑嘛 

羽尽的火烈鸟

她说她心由粉红贝壳做成。



她在莎菲女士的葬礼上不合时宜地想起往昔时光里的这样一句话,死人、钟表、指甲油、脏兮兮的指缝,所以她的棺材盖上才要铺满珍珠。心肌栓塞没给她留下甜美的痛苦结晶,裙子上沾满血的护士淡然地把有机物块扫进垃圾桶,只留下放任其嚎啕大哭的家属和她在手术室外。你怎么现在才哭?她推进去时签下协议的也是你,你那时才该哭,她那时便死了。葬礼上她打破了花瓶,只是为了发出点什么声音能让空气不那么死寂——她被赶到教堂门外,隔着墙对圣歌吐口水。自人死以来将近一周过去;她才第一次希望莎菲女士能死而复生,这时她应该和她一起被赶出门来,她会给她扮个鬼脸、然后教她怎么不带痛苦地杀掉一只松鼠。...

【立银】樱花肋差

她有一对不合她穿衣品味的耳环,不仅是死亡芭比粉还是小花朵形状。事后的逼问中立原道造终于坦白这是在儿童用品专柜买来的,四楼童装店。银本来想着要揍他,要讥讽他;但是她脑海里一浮现出立原涨红了脸半蹲着、一本正经跟爱丽丝讨论女孩子喜欢什么东西的样子,她便怒气全消,甚至看着立原的臭脸悟出了一丝流浪犬的可怜巴巴来。于是她表面上给立原一个白眼,回家却问哥哥要了丝绒盒子把那对儿童玩具好好地收起来,无口少女噗呲一声笑出来。她杀人的时候穿哥特长袍子,紧腿的皮裤,头发支棱着扎得高高。刀刃冰冷她的身体更冷,甚至连呼吸都被压抑到最小幅度。杀人之后她甚至不用抹去身上的血,它们晦涩地嵌进深黑的袖口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可立原...

去夹娃娃夹到第四只的时候来了个小孩嚷嚷想玩 第四只娃娃头都探出口一半只要再来一枚硬币一推就能拿到……想想还是假装币没有了的走掉了,走出去三步就听见后面那小男孩特别开心的说我抓到啦我抓到啦,这个独角兽好可爱



小孩子夹不起娃娃的,他们的家长也不会让他们多试,新年这天抓到一只玩偶应该会让他开心的不得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也大满足啦

忘了发了 万圣节那会画的

发现这张没发过,来这边也发一下


某位少女的家族纪画

1 / 57

© 罐装金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