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拥有我悲哀的王朝,
你可以拥有我花穗镶嵌的珠宝。
留在那里,如你所想;
然后向我的双眸凝望。
我是一个影子的影子,永不消亡。”

【双首领】【福森】血腥热恋焦虑

“他年轻得可怕,却又不甘寂寞。”


森二十多岁时他们沾着血污带着擦伤,笨拙粗暴的上床。福泽反手扣住他的手腕,三十多岁的男人有一副骨节分明的漂亮双手、跟他舌头一般热切可爱灵巧有力。但这些东西被福泽无意识地藏在围巾和武士刀下,一颗被淤泥裹着的金子心。于是森鸥外的乐趣之一便是如同剥一颗青柚般层层剥掉福泽谕吉清肃的外壳,露出里面酸涩清亮的果肉来。孤剑士银狼最不知所措的一面就这么赤裸着暴露在空气里,从每一寸肌肤开始与森鸥外紧紧相贴合。他只与我相贴,森鸥外无不得意地这样想过。于是每每他就拖着福泽胳膊继续下拽,只因福泽而颤抖着,俨然一副要随时碎裂的残酷样子、却还执意要带着彼此一身痛苦拉住福泽跟他...

你这领口开得过分了老板

猛然发现这几张稿子没在lof发过

靠,你可爱过头了

ooc到无脸打主tag

斯卡曼德家起床日常


紫色睡袍猜的

靠直觉

红糖鸭翎毛

安东尼十一二岁时的乐趣是做剪报,他可以靠一叠报纸度过一个下午。遇见喜欢的标题就用剪子裁下去,折出折痕后涂上胶。他家没人反对,一堆需要定时清理掉的无用垃圾能够讨住一个孩子的欢心、且他们再也不用清理了,这是两全其美。事实上,在老安东尼.毕齐沃斯过世后这个家里便没人再看报纸,玛丽亚把它们扎捆堆在墙角、撕碎成一条一条的纸屑铺进水仙花盆。她可以通过和邻里女士之间的小小谈话了解这世界的情况——不过她的世界范围仅限于苏塞克斯城区,但这样也足够了。大一点后安东尼开始沉迷做影集和标本,他白天在外面和周围三栋公馆聚来的女孩子一起聊天说笑、他带她们骑马去打鸭子和猞狸。他眼睁睁看着那细软的白沙脖子噗噗地冒出鲜血、周围...

这个26岁可爱男孩


还不会故意去收敛表情!直直的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冰凉凉地笑着!!


活着真好😇😇😇😇😇

【兔兔林周罵我又回來噠祢這病病!】


睡搞搞画兔猫,快落

偷拍皇帝殿下中

其实是一起在看广播局啦

前面两段感情经历让我在创作时越来越患得患失,甚至想到爱都要呕吐起来了,也越来越喜欢写疯女人,长发过腰指甲尖尖还有被害妄想、低垂着一对死人般的白鱼眼睛走过自家门廊,抓住小孩子的手摇晃——说有人要害我,他往我的杯子里掺了砒霜,戒指上抹上了糖。

1 / 56

© 罐装金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