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不会屈服于命运之轮,
若它不合我意,
那我就将它毁了。”

森爱也很好吃,爱丽丝是建立在幼与谢野上的没错,但请记住与谢野不是森的妻子,爱丽丝是。我喜欢这种“即使这世间美好和房间光亮皆为虚妄 但这是对这样的我如此倾心的你给予我的虚幻梦境 我就不会慌张”的感觉。爱丽丝知道自己正体的一切,知道她是执念的集合产物、虚假的绢玫瑰。但是森鸥外把真正的花都随意烧掉,活着的玫瑰扔进泥水里踩碎,拿起虚假的造物告诉她,你不是替代物也不是虚幻,你是我的爱人和爱本身。你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有一点点偏差你也不是我的爱丽丝(爱),就像是在三十多岁时社交场上遇到了自己的一生挚爱,我喜欢这样的森爱,能让四十岁的中年人露出中学男生见到挚爱般的青涩笑容。不是初恋而是想要用一生去捕捉的挚爱,...

想一想其实有些地方我想错了,老板是绝对珍惜自己的。他忠实于内心的愿望,忠实于自己……在他看来生命痛苦和爱在这种风险投资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都可以算作筹码都可以被轻松抛弃、哪怕那是自己的。但有没有什么他无法轻易抛下的放下的东西?唯一能让现在的老板变得杀气沸腾有剑拔弩张意味的大概只有社长了。

【森与】八月的鲸鱼转让大海

与谢野晶子讨厌她十一岁时收到的生日礼物,森给她缀着水晶的雪纺裙子和白骨做的裙撑。她那时腰肢纤细到可以只手盈握,无需束腰也能达到合身效果。偶尔森会跟舰艇一同消失在海平线上,她便感到由衷地高兴、甚至希望他和船一同沉没,十一岁的少女祈祷二十六岁的青年淹死进海里,在淤泥里腐烂。可是讽刺的是上帝忘记了这篇常暗的土地,森鸥外总能从光亮中走回来,然后笑着对与谢野说他在海的另一侧有看到鲸鱼,它们成群结队、互相依存、共同生活——就是不爱彼此。我要的礼物呢,与谢野不听他瞎扯而直接质问对方。于是她拿到了一把镶嵌玉石的精致匕首,那也是鲸骨做的,她能从骸骨中听到哭声和血肉被剜下的碰撞声。而等到她因为炸船未遂被带走的那天...

不,那不会是爱情,不要把那叫做爱情。那是更加鲜血淋漓、充斥表现欲的,带着纯粹的欲望与情感混杂袭来的恶意、嫉妒、征服欲和占有欲的倾泻,他们要么老死不相往来、要么一个杀死另一个,永远也不会并肩走向同一个温暖的地方,坚视一个方向。

大学天台可以进,快乐

而且没有防护栏

妙阿

可能也许大概勉强是个攻壳au吧

前政府的生物科技开发部部长森鸥外,笑起来特别欠揍。闷坏又缺德,理直气壮的情感渣滓男女通吃、上床就是关系的结束,无论是手下还是前炮友们每个人都背地里想打死他。恋童癖,曾在自卫军军队服役期间怂恿前副手的新兴仿生技术天才,与谢野晶子接受他的脑部芯片移植手术、并利用她进行过很多极限测试实验。后因与谢野精神崩溃入院而分开。知道福泽谕吉的真实姓名,是恋人。


爱丽丝是某个老旧废案的原型机、被森悄悄留下来了。自我认知为十一岁的人类幼女,但似乎对人类幼女的认识本身就存在很大偏差。危机时刻可以抵挡一个小型军团的火力输出,肢体可调节为改造过后的高危险枪械,负重最多高达500公斤,行进速度可达110公里/时,无...

最近好累

然后狒狒14新捏了一个克莉尼

玩了以前没玩过的黑魔

夏天的魔女怀念着在春季里死去的萨摩耶。

十年内目标大概是有房能养猫 养只银白缅因叫社长养只黑猫叫老板

今天社长有猫了

1 / 50

© 罐装金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