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顾影自怜。”

顺便一提,黑帮故事我还是忠实的西西里和日式拥护者。俄罗斯黑手党家族和墨西哥黑帮故事也是我很喜欢的类型,但是写起来没法掌握住度。

我现在满脑子“森鸥外不如我们由头嚟過。”

按照平行世界织田最后去了武侦这一点可以云拉郎出➡️社长织田派论

那怕不就是双首领撕逼,一个说天降系万岁一个说幼驯染妙

九图是不可能九图的

真正的勇士敢于亲吻爱人胡萝卜丝般的乳房

人的一生就那么短,屁股后面还跟着台粉碎机。无论你放弃与否,某一天你脚下的路都要消失——你就跌进那机器里去了,伴着一阵或轰轰烈烈或低沉钝感的声音变成碎末,喷出血或牙膏,淌出清水或牛奶。谁到时候还会捧着你说我爱你我恨你呢,谁都要逃开你的,就像人们习惯去逃避死亡——你在那一刻就变成了死的代名词,让它又可怖了几分。

拉斯维加斯的第一桶希腊金

她不在两天,回家的时候就差点吓到昏厥。门头玄关全是隔断和灯架,而艺术家小姐在客厅里铺了一地颜料罐。她带着护目镜、正往一个朱利诺胸像上泼光一桶金色丙烯,气势凶狠又震撼。两侧和地上摆着许多试验品,有碎了眼眶的、也有顺着脸颊出现涂抹痕迹的,甚至有一只肌肉人歪斜着躲在沙发的粉红毛毯里,头上安插着一副像素墨镜。

这他妈是什么蒸汽波拍摄现场。
这应该是她家才对,她美达子安逸舒适娴雅恬淡的家。正适合她这样的虚无主义者、方便迎接任何一次革新的思潮,却没想到脏兮兮的艺术家小姐比任何一次亚文化潮流传播都要迅速的占领了这片高地。她的胸罩挂在沙发上,脚赤裸着、粘着亮粉和珠光。麻烦难搞,一如她作品的善后事宜。

“滚下来,莉奈...

其实还p了几个带特效的版本……

“喝点甜白,然后就着它吞下十颗胶囊。”

他的日子永远过的像是乱了套。

刚被森鸥外捡回去那会太宰治就养成了一觉睡到下午的习惯,晚上却精神又清醒。地下城的清晨从傍晚开始,黑夜里的血腥气和恶意太浓重,你想睡也是睡不着的。闭上眼睛吧、太宰君,森这么对他说。他却反而捂住耳朵,然后把眼睛睁的老大,似乎是闹别扭似的非要把一切众生尽收眼底。

饭都是森自己做的,太宰吃腻了就点外卖。幸而医生的洁癖改不掉,诊所里一向很干净。血污和腐烂的食物被扔出去,死人胳膊有时候也会参杂其中——反正这个偏远的鬼地方不会有大型可燃垃圾丢弃日。森鸥外身边常年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物是人非的后来太宰给他亲自喷上香水,人前用潘海利根的鹿首、床上却...

掉粉时间到

因为买错色而被迫当一个星期的橘子girl

下周六再变绿毛龟

“它源自最深沉的感情,以一种超越了交替对话的方式,来敲击伟大的悲剧世界的门。而这样的门,换了贝多芬是要长驱直入,狠狠地撞个大开的。莫扎特并没有表现的悲怆欲绝,而是克制,掩藏起内心的火焰。”

1 / 51

© 罐装金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