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是世界第一可爱美少女、斑马小姐@线之君




“如鲸向海?”

“如鸟投林。”

“不可避免…”

“退无可退!”

是很有气势的小型犬,但不凶

(更新1)【TLD】【KW】而鲣鸟的脚的确是蓝色的

(and the Gannet's feet definitely is blue)

在黄金玛丽号鸣过第十一次汽笛后,人们才算是真正看到了陆地——约克郡港小却并不简陋的港口。谢天谢地他们终于到英国了,这片欧洲陌生国家的海平面和德国一样浑浊、漂满了褪色的湿软海带。他把自己小到出奇的行李箱用双手小心翼翼的提住。“欢迎来到大不列颠,先生!”搭在船舷旁的水手——亦或是码头的搬运工人向德国青年以此问候。

约翰.考夫曼医生,高个子的德国医学院荣誉毕业生向水手脱帽致敬。年轻的黑发医生一路走下舷梯,从吆喝叫卖小商品的爱尔兰妇女们中轻盈地逃出。他看到了接他的人和马车...

画了个问卷玩玩

第一格是我的《yesterday once more》里的爬窗亲亲梗衍生

2p是奏章老师的骨科

4p来源是一个德国童话、一只要和蓝色钟铃花来一个深吻才能把自己的彩蛋染色的复活节小兔子、第一年上任就遇到了一位很难搞的钟铃花先生。

9p可能是reigns au

10p是自己的乌鸦化醒田脑洞

lof真垃圾、缩图缩的真厉害

【TLD】【KW】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

单发完结,时间线混乱、逻辑混乱。全靠对家妹子所赐、感谢你点燃了我的创作热情。原创人物出没请避雷,虚构对话角色过去和情节有,不完全的我对医生的看法有。以原创主角的第一视角来诠释故事发生前的医生和医生,以及医生组。

———————————————————

现在是1891年,我来这里的第四年依然住在这个工人区的老楼二层。伦敦很好——虽然有时泰晤士河上会飘来一具尸体、报纸上刊登出几件悚然听闻的案件、但伦敦很好,形形色色的人物居住在这座带着忧郁浓雾的蚁壳中。而我Torvio Fenril只是其中不重要的一员。如果再细说下去,我是个自己养活自己的十四岁邮差。遇见Wakefield先生是在两年前的事,那时我刚刚...

今日脑洞速涂

【TLD】【主KW】这块烤麸不太冷(2)【医生组】

「你教我如何使用枪,我教你法语,这买卖很划算。」

「抱歉John,你不能去学那玩意儿。」

「那如果我说我一定要这样做?」

kaufmann低头审视眼前的局面。wakefield,那个被自己前几天救下来的小孩。皱着拿出了一大摞现金用那仍旧带有一点婴儿肥的小手拍到桌面上——天知道这孩子哪来的钱。然后张口要求自己接了他的委托做了那帮杀死他如同兄弟般好友的人。那天他看到的三个人kaufmann认识,本地和警局挂钩的假职警真黑帮,势力很大。他不会接这个委托,大部分并不是因为他畏惧那个小小的地方势力团伙,而是单纯的不希望做出这件事——他总觉得事有蹊跷。看到委托无望那狡猾的男孩换了个说法,摆出一档蹩脚...

【TLD】【医生组】noon piano's sweet sound(午琴蜜音)

【KW】

这个杀手不太冷au,十三岁小医生和三十五岁烤麸谈恋爱的故事x

星期四的下午三点。

weakfield一个人无所事事的一手拿着喷壶另一手擦拭着那盆植株的叶片——据它的主人说是什么不会开花的品种,但是四季常绿。公寓里只有他一个,三点钟的斜阳洒在他身上害的他毫无力气,只想懒趴趴的一躺……甚至懒得去关掉背后另一个屋子里大声吵嚷着的电视。

【……So bongo, bongo, bongo I don't want to leave the congo——

——Oh no no no no noBingle

【TLD】young people disappeared in the birch forest

【TLD】【KW】【医生组】young people disappeared in the birch forest(年轻的人们消失在白桦林)

s204大结局相关,剧透有。
世界线不同的小医生,虚构的对话有。
ooc有,想换种文风写这篇结果大失败,一切都是官方的锅√

ok?
那么长话短说,请用,欢迎捉虫
————————————————————————

第二个星期日的下午,

他带着一束花去了墓地去看望他长眠的挚友。kaufmann把所有托付给了他,可他没做到。他回来了,沉默的站在墓园里。

他被【帷幕】拒绝了。

他还记得在红色绸布即将展开之际那个金发男人对他说的话。他似乎对kaufmann的...

Robin【知更鸟】【最后一扇门】【医生组】

1.

「你就像那只鸟儿。」

他站在房间里朝阳的窗前,静静的观察着躲在阴影里的毛绒东西。那鸟儿拿它深沉颜色的瞳孔反看向他,观察了一会儿后突然飞走了。走前还从胸口抖落一小片艳红的秋毫。

韦克菲尔德正看的入神,突然飞掠出他眼帘的目标让他突然傻笑了一下。

「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也像你。」

他笑着转身,翠绿色文件夹在秋日阳光照射下泛着暖灰,在飞扬的纸张中只有那么一样闪光。

那是考夫曼外套的纽扣,反射着清淡的秋日。五大洋似乎全都缩蜷在他海蓝色的虹膜里。

眼睛会闪光么?

「那你就是一只红松鼠好了,我的朋友。现在让我们两个继续刚刚的论文吧,差一点就可以结束今天的工作了。」

考夫曼没有看窗户那边的...

【医生组】Tom Collins cooktail(汤姆柯林斯鸡尾酒)【最后一扇门】



面前精致的茶杯里,暖橙色的晶莹液体散发出醇香的气味。

等人等得百般无聊的Wakefield将手伸向一旁的牛奶瓶与砂糖罐,他看着加入的奶白色调剂在杯中本来透亮的茶水中若细丝游动。

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可还是保持着这种幼稚的小习惯。他对那些蓝血贵族饮用的纯正的锡兰女士,伯爵红茶等没有任何的喜爱,依旧喝着平民化的拼茶。

在孩提时代小Wakefield一直喝到的都是女仆冲泡的加了牛奶和砂糖的拼茶。他曾偷偷溜到厨房看到自己的女佣在黄昏的厨房中忙碌,晶莹透亮的液体伴随着绵软的牛奶甜味在空气里飘散,在沉闷的空气里画出优美的弧线。她的衣袖一直挽到肘部,骨肉匀亭的漂亮小臂自然轻垂。

这段记忆伴随着果...

© 罐装金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