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是世界第一可爱美少女、斑马小姐@线之君




“如鲸向海?”

“如鸟投林。”

“不可避免…”

“退无可退!”

一个废稿

Max一屁股坐到车座上——谢天谢地,这捡来的破车坐垫还算舒适。她不是个挑剔的人,但她敢说世界上最让她受不了的东西之一就是僵硬紧绷的海绵垫。想到这里她回忆起灾难前不久的一次拜访,她坐David的车子回学校——他拒绝了Max的留宿请求。坚持要把Max送回家,将她与Chloe分开一段时间。哦那个十月的傍晚,她能清楚的听到枯萎脆弱的落叶被车轮碾碎的脆响,座椅硬的像是过期几百年的华夫饼,Max.Caulfield在车后座牙齿打着冷颤——可能是David把车内的空调开的有些过头了,也有可能是恐惧袭卷而来所造成的常见结果。

你为什么恐惧?


David不是个坏人,他只是个精神太过紧绷的可怜人。虽然不擅于表达情感,但是他依然是一个为女儿着想的好继父,更是一个聪明人。思考至此Max突然又没来由的想起Chloe怎么和她描述David的——“那个鸡头爹。”

她忍不住噗呲一声笑出声来,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在David的车上,然后又想起自己现在在Chloe和她捡来的皮卡上。Max就是这么一个思维古怪又狡猾的女孩。她擅长用自己一片空白的思绪给自己开脱许多罪行,但罪恶感可以视而不见,恐惧却是与日俱增的东西。她敢说她每一次看到David都要激出一身冷汗。

评论
热度(3)

© 罐装金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