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流连于大海的宫室,

被海妖以红和棕的海草装饰。

一旦被人声唤醒、

我们就淹死。”

“只有在巴甫洛亚,先生——只有在巴甫洛亚。这里的板油叶永远常青,河上的浮冰碎的像水晶。我们依旧会倾心于歌剧与交响乐,葡萄酒从未酸涩。每到夜晚华尔兹就在剧场里响起、人们挽着臂弯互相沉醉在彼此柔软的躯体里,神亲吻着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带给他们快乐、直至天明。你若要问这里的人们生命的意义,他们将回答你虽然十九世纪已经过时,但在这里却永世常青。”


………我总算是又开始写东西了

评论
热度(3)

© 罐装金茶™ | Powered by LOFTER